動物性食物的毒素(1)

【內容摘自天下雜誌出版《驚人的澱粉減重法》 作者約翰‧麥克杜格醫師、瑪麗‧麥克杜格】
迷思:放棄動物性食物真的可以嗎?

放棄動物性食物,改吃澱粉來補充你的熱量和營養,甚至能使你遠離西式飲食容易產生的各種病痛。如果你覺得我在談飲食的危險時, 語氣太過誇張激動,那是因為這是件必須嚴肅看待的事,更何況作者是位醫師。大部分人心目中的均衡飲食,雖然獲得醫療專家和美國農業部的背書,但事實上對人體有毒


說食物有毒,第一個反應會認為應該一吃就會不舒服。你可能小時候就學到了痛苦教訓:去園遊會玩,絕不要吃一堆熱狗和棉花 糖,接著就去搭摩天輪;出國旅行的時候,也許你會帶胃腸藥,以對抗不熟的病菌或骯髒的環境;或者你常看新聞,因此避開可能感 染大腸桿菌、李斯特菌、沙門氏菌,會造成人體中毒,而被召回的食物。


但你可能不知道,吃下去不會立即有不良反應的食物,也可能一樣危險,長遠來說風險甚至更大。肉、家禽、魚、 海鮮、牛奶和 蛋,是一種慢性毒藥,它們就跟不良後果立即可見的毒素一樣危險。(毒素就是使人受傷、生病或死亡的物質,尤其是透過化學反應 者。)40年後,當你罹惠心臟病、 癌症、或關節發炎時,可能不會懷疑元兇竟然是這些食物。食用這些有毒食物到症狀浮現之間的漫 長間隔,讓很多人誤以為它們是安全的。事實上,這些食物含有過量的蛋白質、脂肪、膽固醇、甲硫胺酸(一種含硫胺基酸) 和酸性代謝物,使我們從第一口咬下,就等於踏上一段危險旅程。

因果關係

假設我們所做的飲食選擇,後果會立刻浮現,現況會改變嗎?如果吃一盤煎蛋,就會立刻產生強烈胸痛呢?吃了豬肋排大餐,就會立 刻中風癱瘓?吃了烤起司三明治一星期後,腫瘤跟著出現?你會繼續吃這些食物嗎?大概不會。如果負面影響來得夠快,讓我們及時 知道是哪一種食物造成的,我們應該會體認到動物性食物的威脅,是多麼真實而嚴重。但因為後果不是立即的,我們得深入探討才能知道這些食物的影響.

如果負面影響來得夠快?

飲食選擇跟其他生活上的選擇並無二致。如果抽一包菸就得靠呼吸器維生一星期,或喝一瓶琴酒就會得肝病昏倒,選擇服用這些毒素的人應該少之又少。但會用的還是會用,因為儘管使用後會有些輕徽副作用,人們感受到的愉悅,還是勝過日後長遠的傷害。
動物性食物的風險,跟菸酒相比,有一項根本性的差異。菸酒的風險幾乎是人盡皆知,我們都了解真相為何;反觀肉、家禽、魚、海鮮、起司、牛奶和蛋,卻反而被公認是均衡飲食的一環,甚至不可或缺,大部分人在吃這些食物時,都相信它們是營養健康的。他們可能知道攝取太多脂肪或膽固醇、或太多熱量,會有健康風險,但並不會因此停吃那些食物;比較謹慎的人,則會等到特殊節日オ 吃,或改吃「清淡版」的美食,我們不會想到這些食物的自然風險,因為沒人告訴我們它們真正的毒性。我們被食品業者的廣告誤導了。他們不是故意要害我們和我們的家人,只是「在商言商」。

菸酒的風險幾乎是人盡皆知

食品業者用「獨具特色」法促銷他們的產品。不論是希望販賣牛肉、起司、蛋或雞肉,每個業者都強調某一種產品特殊定位,希望 你把兩者聯想在一起。這種行銷方式使我們認為牛奶和起司的鈣質豐富,可以建構強健的骨骼,吃牛肉了嗎?吃了就有大量鐵質。雞 肉呢?太棒了,雞肉提供很多無脂肪蛋白質。晚餐吃魚嗎?還有什麼像魚一樣,給你健腦用的Omega-3 脂肪酸?至少,這些都是業者 塞給你的說詞。但這些說法是真的嗎?夠全面嗎?
肉乳業者的行銷手法,說服我們鈣質、鐵質和蛋白質都是我們應該大量攝取的基礎養分。在食品和營養補充品市場上,它們被當成 某種保險販賣,以免缺乏特定養分會造成病痛。這些養分確實不可或缺,但動物性產品業者和藥商不會告訴你,缺乏這些養分而導致 的疾病幾乎是未知數,況且,常見的植物性食品就能完全滿足我們的鈣質、鐵質和蛋白質需求。為了高單位的某種養分,而選擇紅 肉、家禽、乳製品或蛋,其實從營養學來看,並沒有任何已知的特殊好處。事實上,當某種養分高度集中,另一種往往會被後性:牛 奶和起司缺乏鐵質,而紅肉、家禽和蛋(除了蛋殼之外)幾乎不含鈣質。它們不該被當成均衡食品:吃了它們,結果就是某種養分太 高,另一種卻不足。過量攝取的那些養分,還會造成具體而有科學證據的風險。

動物性產品業者和藥商不會告訴你

在作者44年行醫生涯中、從未看過任何病息,因吃馬鈴薯、地瓜、玉米、米飯、豆子、水果成蔬菜而生病,除了極少數案例中, 食物已經腐取或受到汀染、或觸渡罕見過敏症狀。
我每天見證的,是吃動物性食物而造成的重大疾病,包括心臟病、中風、第二型糖尿病、關節炎、骨質疏鬆和癌症。不論這些食 物是被大企業用添加物和化學物質加工過、由經過認證的有機農場販賣、或者就養在你家後院,只要以典型西式飲食的份量食用,所 有動物性食物都會造成疾病,為什麼?簡單說,它們不是人類該吃的食物。

下一章...